BK生活|逝去的年輕生命-憂鬱症

逝去的年輕生命-憂鬱症

人越脆弱越是想要假裝堅強,因為怕顯現出軟弱。

Vulnerable people will usually pretend to be strong as they are afraid to show their weakness.

 

最近,我實驗室裡面一名學生走了。當我得知這個消息時我人在台灣,心理想說這個學生或許是因為車禍或是意外而身亡,心裡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也是沒有想那麼多。

然後回到紐西蘭,第一件事情就是問同事他發生了甚麼事故?會這麼關心是因為這名學生MD(是他名字的縮寫)從他進來的第一年我就認識他了,對他也有不錯的印象。他是一個臉上時常帶著笑容,有時候也會跟朋友做一些瘋狂的舉動的大男孩,MD也時常會來問我問題,有時也會跟我開玩笑聊天。在我眼中他就是個標準的”party boy”類型,但他在發問時的態度卻又是有禮貌的。

我預計從同事的口中聽到的應該是酒駕或是遭遇意外之類的,同事卻緩緩的說出: 自殺。我第一反應是回說:什麼?你確定?

震驚的原因是如果說所有學生裡面可能會自殺的,我可以舉出3個,但他的名字絕對不會出現在裡面。

當我這樣跟我同事說了之後,同事說:

『或許正因為我舉出來的那些人各自都用他們的方式來宣洩他們情緒上多出的壓力,無論是聲音、表情或是行為。而MD卻一直以開朗的外殼來包裝他自己,卻無法宣洩那些即將壓垮他的壓力』

事後回到辦公室,他常在一起的好朋友也過來跟我說這件事,我反問他知道MD真正自殺的原因嗎?他說:是因為憂鬱症,MD已經服用了兩年多的抗憂鬱症的藥….

常常在電視新聞上,或是聽到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自殺等等之類的事情,心裡說實在的不會有一絲絲的波動。這次是發生在我身邊認識的人,而這個生命在兩個禮拜多前,還來我的辦公司問我問題,跟我聊天,每天下午我出辦公室都會見到他在同一個座位上讀書使用電腦…心裡突然悶悶的又有點無力。

『憂鬱症,雖然有其共通的症狀表現,但是不同的年齡、性別、社經階層,卻常有著不同的面貌,因此常讓患病的當事人、親友、老師,甚至一般科別的醫師,都認不出其真正面貌。』這也是我覺得憂鬱症最恐怖的地方,得憂鬱症的人一開始根本不會認為或承認自己有憂鬱症,而不用說我們旁人更是無法判斷進而去幫助他們。

我之後常問我自己如果我留心一點,是否可以幫忙到這一個年輕的生命?但這一切好像都太晚了,現在能做的就是認識憂鬱症,然後留心周遭的朋友也能觀察自己。我以前被K說是會有個負面想法的人,如果沒有K的提醒我真的還沒發現到,因為比起我媽我不覺得自己是有個負面想法的人,我相信負面想法會有經由DNA來傳給下一代,甚至常跟負面想法的人在一起我想也很難快樂的起來,但我也相信有好的伴侶父母甚至朋友在身邊慢慢的指引,會找到自己的出口。

下面的連結能正確的介紹憂鬱症,請大家撥空時間讀一讀。

珍惜生命 認識憂鬱症

 

MD那個座位就一直空著,或許是他朋友用這種方式在懷念他吧。

R.I.P

M.D (1994-2016)

 

創用 CC 授權條款
BK紐生活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Facebook回應:

Disqus回應:

  • http://macaosan.wordpress.com 阿山

    大大也不用太難過
    活在當下

    我之前也有一點點把起來收藏起來的感覺
    不想跟人家聊天
    只喜歡在家呆著

    • http://bknewlife.com B.C

      難過是因為覺得自己做不了幫助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