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我重新思考了廢死的必要性… 江國慶事件(詳細)

我是個標準的反對廢死聯盟的人,我的觀點就是一命還一命,沒道理殺了人而你可以在監獄裡呆到老死然後吃著台灣老百姓所繳交的納稅錢。而今天讓我重新思考了廢死的必要性的主因是冤死案…

C9951362

前一陣子很轟動的江國慶冤死案,我到前一陣子才聽說了江國慶這個人。所以新聞在當時所報導出來我的感覺就只是覺得惋惜,而之後也聽到馬英九總統到江家上香想說這樣也總算有個結尾了。直到我今天看到了26號的一天壹蘋果….我才發現,所謂的『結束』是對我們一般大眾,對媒體有了結束,但對江家的人…這只是個在心靈上那個已經無限大並且無法復原的傷口上用棉布在蓋住而已。

1996年9月12號,當時在空軍的作戰師令部發生了一起五歲女童姦殺案,當時空軍成立了專案小組並調查此案,隔沒多久就逮捕了當時是作戰司令部的上兵江國慶。在一天之後,原本從頭到尾都說自己是清白的居然自白認罪。在這一天裡想當然的是被極度刑求過後受不了才自白。在還在審理江國慶的案子時,隔年強姦犯許榮洲被捕,許榮洲已經自白了小女孩是他所姦殺,但因為他反覆的否認又承認。而空軍專案調查小組當時的頭也就是有柯男之稱的柯仲慶也是其中的問訊者之一因為怕麻煩,就不詳細調查用江國慶來認定,但是未經調查就簽下槍決令的陳肇敏,還有許許多多的人包闢這件事..

在當時諷刺的事,已經有抓到有前科的許榮洲並且許榮洲已經說出了一些不是兇手不會知道的事,但只應他後來又辯稱說是別人告訴他的,就不被採用。還有在前年,江父過世,江家人過了10幾年之後還是要為江國慶平反並在江父死後必須扳開已經四肢都已冰冷的江父口取DNA,因為江國慶當時被槍決後就火化….這對江家人是多大的傷害?

1999年10月03號,那時我才快滿11歲,所以理所當然的我對社會上發生的事件還是不抱與任何想法。但是我相信成年人一定對於當時在桃園空軍基地裡八德彈藥庫發生9000多發子彈失竊的案件應該會有印象,我相信在當時絕對是上頭版的案件,就算是現在,這也是會震驚社會的大案子。

而當時軍方又是以水鬼找替身的方式,找了三名要來承擔,其中又是柯仲慶來調查,調查的方式就是以,水淹,電擊,夾指頭的各種方式來達到刑求自白,可怕的不是肉體上的刑求,而是心靈上所受到的壓力,但還好有捍衛軍中人權的黃媽媽出面,然而這件事才得以光明,三位士兵也才還了他們的清白。

而到現在柯仲慶跟陳肇敏跟其他當時所參與到的問訊者判者,各個上將,將軍在哪?答案是,他們誤殺了之後,還可以因為所謂的『破案』而升遷,過沒多久就安全的退休,並享有終身俸以及18%….

我當時看到這,我想起了前一陣子我才再與我讀法律的朋友Megan有過一次還蠻激烈的討論,當時因為講到朋友他處理的一個案例,就是拿刀威脅人的那個人被告要尋求法律支援。我就說,這種人拿刀威脅的人就是錯的何必要替他辯解?我現在想想,當時江國慶是否也是一樣,不管社會(?)或是軍方都一併認為就是他做的,而他就這樣被冤枉慘死。在江國慶執行死刑之前說了一句話『他會化為厲鬼去找那些冤枉他的人報仇』,我抱有的這種想法態度在當時是否就跟那些王八蛋一樣?Megan跟我說『在法律還沒有做出判決之前,所有人都是清白的』。當時得我其實不太認同這種想法,但是現在卻可以慢慢理解這句話。

雖然討論的事跟江國慶案有很大的不同,但其實我是在檢討自己的想法…當然江國慶的案子是根本不能算是法律的判決,一切都是保護星將的軍方黑箱作業說殺就殺,完全沒有法律可言。再看的同時,我突然想起我以前不恥的廢死聯盟,我是不是又錯了?

答案是,不,我沒有錯。因在在這一系列的軍中人權或是冤死案中,廢死團體並沒有出來講過任何一句話,或是提出任何有力的幫助。他們廢死所訴求的就只是廢除死刑,其他不是跟死刑有關造成的死亡他們一概不管。而當時江國慶冤死案一翻盤,廢死馬上出來,感覺好像就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給他們,幫他們主持正義,支持他們。事後把一件軍方黑箱作業的悲劇當作是武器..

fuck

我不得要說

廢死你們還有人性嗎??還有一點點所謂的良知嗎?

廢死聯盟的表率,注意那個盧映潔的發言

如果當初軍方把許榮洲的案子詳加調查並把江國慶交給警方調查,被判死刑的就是許榮洲。後來也不會再發生後來的女童被強暴並差一點又要舊事重演的事發生。

1997年12月18號詹春子失蹤,隨後在詹春子的老公接到勒索電話要求五百萬。隔天詹春子的遺體被路人在棋南公路旁發現,當時屍體是被用膠帶五花大綁的纏繞。警方到隔年1月16號之前都都完全查不到證據,在限期辦案的壓力下,警方鎖定了詹春子身邊的朋友調查,在16號下午兩點盧正被以協助調查的身份請去警局(請注意這裡,是協助調查),在17號晚上九點盧正簽下自白書。在這中間31個小時之內,警方說盧正是以協助調查的身份,盧正要走隨時可以走,但盧正卻賴的不走?之後不管是模擬現場,凶器都有極多的疑點。可笑的是,一審二審都以死刑判決並三審定讞,中間完全沒發回過,這個完全就是不符合邏輯。然而當監察院發現此案疑點眾多,要重新調查時,在監察院還在調查時,盧正就已經被槍決…

事後監察院也震驚,因為法院到檢察官居然敢不理監察院就這樣執行死刑,之後監察院也針對此事從法院到檢察官展開調查。而結果,盧正的性命換來的就是一個監察院的『糾正』….執行盧正的最高法院檢察官,沒有因為判錯而失格或是有任何懲處,後來竟然還是一路的升官到法院的院長。

盧正在被執行死刑時,到最後就是說他是清白的。執行槍決射了第一槍,盧正還在喊,第二槍如正還是繼續,到了第三槍雖然沒聲音….但是這種含冤而死的,要如何瞑目?為何誤判的所有人員不需要受罰?難道真的是別人的兒子死不完?你們這些人,早晚都會有報應,現在你們過個很好,真的只是時候未到而已。就算你們這一代沒事情,所有的因果都一定會留給你們的子孫。我就不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沒有天理..

請直接移到9分28秒開始觀看,或者是按我

上面那個案例就是真的因為死刑而導致錯殺,我想廢死聯盟一定會拿這件事當作武器(點我)但是廢死聯盟張開你的眼睛來看。要拿事情當武器之前,請瞭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這一件事許多許多的司法程序完全就是不合邏輯,明顯的就是有人為的因素再操縱。而你們卻拿這件事來當武器來跟現今的死刑犯來做比較,來看看現今台灣的死刑犯列表,wiki的說法還比較委婉(點我),我來說出幾個死刑犯真實的事件經過

陳金火:台中縣女保險員分屍案主嫌,機車行老闆劫財劫色並以凌遲手法分屍後烹炸其肉片食用。

廣德強:台中縣女保險員分屍案共犯,機車行學徒,參與強姦女保險員後夥同老闆以凌遲手法分屍。

劉榮三:強姦1名檳榔西施後,活生生的用火燒其下體和臉部,再用鐵槌把其打到腦漿外溢再焚屍。

廢死的拿江國慶跟盧正的是拿來當武器。你們可知道,你們這樣根本是嚴重污名化了他們!廢死的一直所提倡的『死刑會讓犯人沒有苟活自新的機會』,你們哪個給我出來講,上面做了這種事的這些人他們如何的自新?如果廢死的其中一個敢出來說,她們願意給死刑犯一個『真正』的機會,讓她們的女兒給上面『自新』過後的死刑犯照顧一年,並且與上面的那些人生活在一起一年,並嘗試的感化他們。我馬上用盡我所有的力量來支持廢死!而不是用一副只支持,死的是別人的態度講出不負責任的話!

一命還一命,天經地義

廢死的出來跟我講這句話哪裡不對?

或許殺人的背後是有一段非常不得以的故事,就像是我所知道一個叫任雪大陸女殺人犯的故事

41

任雪,1968年出生,河北石家莊人。技校畢業後在河北的一個鋁礦工作,1992年因任雪美麗的外表被當地的一個趙姓的鋁礦礦長欺負調戲任雪,無力的反抗的她甚至被威脅任雪在石家莊的家人的安危。 因為趙姓的鋁礦礦長有中央做後台,所以沒有人敢管這件事。後來趙姓的鋁礦礦長更讓其他三人玷污了任雪(wiki說法是感情事件點我

所以,痛苦的任雪為了避免進一步的傷害,在無計可施也沒有任何途徑可以保護自己的情況下,夥同另一名也是長期對趙姓礦長不滿的員工-曹琳琳(有另一種說法她們是一對)聯合毒死了涉案四男子

“血案”發生後,可憐的任雪很快就被警察抓捕了.石家莊市中級法院立刻判決其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生。任雪提出上訴,1993年7月份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一周後,任雪被執行死刑.(其檔案可參見」冀高刑字1993第654號」)

 

42

她的友人-曹琳琳

43

你說任雪悽不悽慘?那死刑該不該執行?

死刑,對我來說是絕對的必要。司法不公之事,應該需要司改團體來請願,人權問題有像軍中人權的黃媽媽會幫忙。廢死聯盟,請不要再拿司法不公以及軍中人權的問題來當作你們的武器,因為你們不是就只是訴求廢死刑,單純的廢死刑並不會改善或者上面所有的案件,也不會對未來冤死案有什麼實質的幫助。

有支持廢死的說出

『江國慶之死,當然也錯在法,法律若不允許軍法官給嫌犯處死刑,軍法官豈有法源依據可以入江國慶於死?』

錯,殺死江國慶的不是法,而是人為的,要是依照法,就算死刑的話也不會還沒水落石出之時就斷定並草草了結。又說盧正的事,殺害他的也不是法,而是一堆亂用人權的人。當人權以及司法都改善完整之後,請在跟我來講廢死。

我在次強調我的觀點,死刑是絕對必要的。而改革的第一要點絕對不是廢死,而是人權以及司法制度(不管是軍法還是法律)。

如果你有空的話,請來仔細好好看看這集的一天一蘋果吧(我已經幫各位整理好了,請在下面就可收看)。如果有意見的,我很歡迎各位討論,事情本來就是一體兩面。但是請理性的討論,不要惡言相向。

創用 CC 授權條款
BK紐生活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Facebook回應:

Disqus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