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喂,班森!你跟本沒在聽我講話。

通常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都是非常有教育意義,或者是精彩絕倫,但是今天我要來說一件也是本人我真人真事發生的事,但是完全不具有任何教育意義,也不具任何笑點,更不可能感動2000萬人….我純粹只是要來像睡前講故事一樣的心態來描述。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今年初,我開始了我的MASTER生涯。而我的教授很信任我這個英文不是母語的亞洲人,問我要不要擔任一年級電子學的TUTOR。我教授可能以為我會害怕,還在信裡告訴我說

We pay miserably, about
$22/hr, but it is worth more than the money.

我這個人就是基本上不怕任何挑戰,面對挑戰還有一絲絲的開心,所以我跟本沒考慮什麼就答應了。重點$22一個小時,折台幣大概500多塊一個小時,和樂不為 😀

TUTOR在中文裡應該算是助教吧,雖然我不知道台灣的助教的工作內容是什麼?但是我的工作在這邊就是教學生還有解答他們不會的問題,然後紀錄他們的出席率,有時幫忙打小TEST部份的分數。基本上我的ROLE是操縱不了學生的生死大權(即PASS OR FAIL),但是可以讓他們輕鬆過或是很難過。尤其是面對一年級的小毛頭,因為我有權操縱他們部分分數,所以我相信他們也會給予基本的尊敬,而事實上大部份的學生的也是這樣…但是

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

這句話絕對不是空穴來風,在130多人的課裡面,怎麼可能沒有特別的人出現呢。

首先第一件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是發生在另一個tutor T身上。某一天他進lab要開始三個小時的lab指導,通常一年級的電子lab大家大部分會不太清楚要做什麼,所以基本上以我們大概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做完得實驗,學生大概會花到3個小時甚至更多。因為不清楚原理是什麼,又要硬做,火氣難免可能會變比較大。

終於三個小時lab時間過去,大家要散會離開時。Tutor T就靠在門邊在看lab book之類的,有個學生就朝門邊的部分說”bye , see you next time.” 而Tutor T也有禮貌的回說”yep, see ya”,我想正常人都會這樣回應吧。

突然那個學生突然語氣不悅發難的說”I wasn’t talking to you!”(我不是在跟你說話!),原來他是在跟要經過的朋友說話。但也不可能對Tutor T這樣吧,至少我一定不會…

雖然我不在現場,但我們其他tutor聽到這段故事也都傻眼。還有有些學生在lab時從來不發問,低頭埋頭一直做,最後跟他講做錯了他也會不爽。我們一致認為今年的學生需要多修一門anger management的課,今年的學生也太容易生氣了吧。

另一件事就是發生在我身上,先說明我完全沒有不高興,是真的傻住了。因為我沒有想到有人會這樣跟我講話,尤其我又是Tutor的身份…我完全沒有參與Lab的部分,而是只有參與tutorial,兩個的差別就是Lab要做實驗,Tut是要解答問題,解釋答案。

因為電子學一年級實在太多人,總共130幾個,每個學生一個禮拜只要參加一節tutorial,所以會分成4個tutorial下去,原本分成四個是好意的要平均分散人數。但是大多數的人都會集中到第一節大概會出現60個左右,剩下3個Tut就會每次大概10~20個這樣。

其中有一個來自我不知道是什麼國家,只能說大概就是那幾個會內戰的國家。皮膚釉黑,頭髮捲捲的,英文不是第一種語言。遇到他,我真的覺得我自己在一年級時的表現絕對不是笨的….不是說我怪他笨或怎樣,而是他的記憶力應該是跟魚差不多。

從第二個禮拜的Tut開始我就被他纏上了,每個問題基本上他都會舉手問我,說真的我很樂意回答教他,畢竟這是為什麼他們付錢給我在這裡,而且教會問題也有成就感。但教沒幾次我就發現他有個很大的問題,我在說什麼他都說他懂了,就算我每次解完題一次會再跟他確認”你真的懂了嗎?”他會用他那雙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他懂了,那眼神就像這樣

.

.

.

.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一種茫然卻有帶著自信

但是這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五分鐘過後,我回答完其他人問題之後他又舉手,我一過去他又問類似的問題….問題相似程度大概就是從大A變成小a那麼的相似…..所以基本上他是連原理都不懂,而每節Tut因為他一直舉手發問,我真的覺得我從一個class的tutor變成了他的personal tutor,重點他還不是付我錢的那個。

前面幾個禮拜他都對我畢恭畢敬,而我也卻很friendly的一步一步教他。就在兩個禮拜前,有一題capacitor跟AC DC source然後還有diode一起的電路分析問題,我就有心裡準備我會被他纏上。好了,到了第一節Tut時間,我果然被纏上,我花了10分鐘坐在他旁邊解釋給他聽,好不容易解釋完看到他又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我就知道我接下來幾節Tut他一定又會出現,第二節沒出現,第三節沒出現。就當我快要鬆一口氣時,第四節果然他出現了,一樣的問題,一樣的場景,只是在不同的教室。我坐在他身旁同樣類似的解答途徑再重複一遍,我以為這次他又會出現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並說我又懂了。但是錯了,我完完全全把今年的學生看得太簡單….

通常我跟每一個學生正常的話一週只會見面一個小時,所以我不會記得他們的名字他們不會記得我的名字很正常,他們有問題舉手我們就會過去解答。

他突然問我一句”Whats your name?”

我楞了一下?因為腦筋還expect他會說他懂了加上”茫然卻有帶著自信”的表情時,他卻問了我一句我叫什麼名字…我本能的皺眉然後說了”What?”

然後他又重複了一次”Whats your name?”

我回過神回答”Im Benson”

接下來他說了一句”Hey Benson! You are not even listening to me.”

喂,班森!你跟本沒在聽我講話。

你跟本沒在聽我講話。

你跟本沒在聽我講話。

你跟本沒在聽我講話。

沒錯,我傻了。我完全沒有預計有學生會這樣跟我講話,我真的沒生氣,只是當下真的愣住了。我相信我有本能性的稍微皺眉頭,可是應該只有一瞬間。我立刻反駁說

No!! It is you are not listening to me!

說完我又用了另外10分鐘的時間,用更簡單,更詳細的方式,只差我沒有幫他把過程寫下來然後再列印給他這樣…然後他這次終於懂了,並跟我說謝謝然後說”Its my bad.”

結束後回到我的Desk上,我把這件事分享給其他Tutor,結果大家也傻眼然後狂笑。今年的一年級果然不同凡響,擁有莫名的自信加上難以捉磨的情緒….我第一次當Tutor的經歷實在太難以忘懷,而我大姊今年也是第一次當Tutor,但她的算是正式的Tutor,她也有遇到狂讓他罵bitch的學生…下次有機會再分享吧。

創用 CC 授權條款
BK紐生活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釋出.

Facebook回應:

Disqus回應: